为什么不能学田楷?

为什么不能学田楷? 中泽嘉汇张振国 书法思考:昨日书思发文《练字学今人,等于自杀》,引发热议,大量思友表示认可甚至赞赏。但有1名思友认为文章过于“偏激“,不该模糊否定“田欧入门”,认为这是一种“误导”。书思看到此批评,诚惶诚恐,生怕“误导”思友,于是集体回看原文,以负责任的态度决定对昨日此文再作补充:学欧阳询楷书,千万别从田氏欧体入门!这下不“模糊”了吧?
  为什么不能从田氏欧体入门?如下,我们引用中国书法报刊文进行详解:
  书法君:引述文中一段话,来自书法思考:现在很多人学习书法,一上手就学欧体,还不溯源学欧阳询,而是学田式欧体,这是不对的,甚至是危险的。这可不是危言耸听,旧习入髓,长此以往,日久积患,等于自杀。
  我先回答网友,文章里说的对。
  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李琪本,局部
  书友又问了,为什么不能学今人欧楷呢,看起来比欧阳询的刻帖清晰一些,也好学一些呀?!
  我想说的是:好学,不等于能学好。
  为什么会感觉学当代名家的欧楷比直接学欧阳询容易?既然今人的欧楷好学,又为什么不能学呢?
  一、清晰的好学,不必学
  九成宫石刻拓本历经漫长岁月的侵蚀,无论是原碑石还是拓本上的字迹都已经湮灭不清,运笔的轨迹、笔法的形式,都没有当代欧楷名家现写的清晰。这给学习、尤其是入门临摹上带来了一定的障碍。
  另外,当代欧楷名家,往往配套出版了大量的笔法精讲、结体分解类书籍,在运笔方式上,能够提供比较直观的学习方法,这一点确实是千百年前的古人所无法比拟的。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楷书本就是一种讲究极致法度、追求精致的书体。我们学欧阳询楷书,并不一定要达到原帖那么精准,而是为了吸收他峻美多变的用笔与险中寓正的结体方式。存世拓本刚好给我们提供了多种表现的可能,它是一条宽阔的大道,每个人都可以从上面走过,指向不同的路口。每个人临《九成宫》出帖后,表现的形式和意趣都可以不一样,这正是书法有意思的地方。
  二、简单的好学,不要学
  欧楷被称为唐楷之极则,不仅有法,还有丰富的笔墨意韵。当代欧楷名家将欧楷原有的笔墨意趣,简化为近乎几何般标准的技术形态,只剩下刻板、单调的机械式动作,无非是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的广场舞水准,最多也是标准一些的广场舞。跟能够表现丰富舞姿变化、表达细腻情感的舞蹈艺术相比,还是有着云泥之别。
  诚然,当代名家将欧楷简化后,确实更好学了。可是,学了这几场广场舞,就能参加国标舞大赛吗?在真正的艺术反衬下,恐怕会羞愧死。
  在这里可能有人会说,参加广场舞也可以培养兴趣呀,先学简单的,再升华到舞蹈艺术,有什么不好?好吧,既然这么说,我们接着往下分析,请看第三点。
  三、强化的好学,不能学
  真正懂欧楷之妙的人都知道,欧楷极重视方圆并用,方笔以表形,圆形能融意,险峻中寓平正,从容里有意趣。形式与意趣的巧妙结合,才赋予了欧楷在形式上、意境上的极高美感,奠定欧楷至高无上的地位。
  而当代名家的欧楷是怎么做的呢?他们在欧阳询楷书的基础上,强化方笔的运用,将起笔、收笔与转折处在形式上进行极度的夸张,在形式上进行极度的讨巧。这有点类似于不会跳舞的人摆出强烈夸张摆臀的舞姿、虚弱惨淡的女子描绘出极浓重的妆容,在视觉上确实达到了吸引眼球的效果。—— 可是,即使在视觉上再引人注目,没有了人物原本内涵的气质与韵味,美又存放于何处呢?
  如果说欧阳询的楷书,是精致美艳中犹不失温柔娴静的秋香姐,那么当代的流行欧楷则是浓妆艳抹血盆大口一步三摇的石榴妹,再恶俗一点,称一声手挽薄纱伫立桥头挖鼻屎的如花男,也不为过。
  中国传统文化特别留意中和之美,艺术上的表现,往往过犹不及。当代流行欧楷一味地搔首弄姿撅屁股,浓妆艳抹远留香,从技术层面来讲,确实可谓三寸金莲细细碎,妆容精致到难以挑剔。若路上偶遇一两位,也还算一道小风景,精致之处可堪赞叹。若是满街如花迎面来,又如何受得了?!
  四、恶俗习气好学,不好改
  也许又有人说了,我学习他们的技法,以后再改过来行不行呢?谈何容易!当代流行欧楷,它本身具有相对完善、封闭的运笔结体方式,很容易让人陷入而不自知、也不好改。
  一旦习惯那种夸张的表现形式,不仅调整过来相当困难,更麻烦的是,你会接受那种恶俗的审美趣味,你会觉得那真的好美。有些人喜欢打耳钉、舌钉甚至加鼻环,他是生而另类吗?当然不会,可是,当他接受那种审美趣味后,他真的觉得在肚脐眼上加一道钢圈好美丽。
  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三井本,局部
  结语
  从技法层面上讲,当代流行欧楷是从传统楷书宽阔大道岔入的一条小路上,结出的一朵艳丽的奇葩,也确实有其过人之处。如果这只是某位书法家在风格上的独特取向,或者我会为之鼓掌。
  但是,如果欲以此取代替欧阳询传统楷书的康庄正道,让所有人舍弃大道,都走上这一条小路,这无疑是书法的悲哀。大量初入门径的学书人由此误入歧路,在技法上走弯路,白费许多时间倒是其次,形成庸俗刻板的艺术审美观,才是致命的伤害。
  当代欧楷已成一巍然庞大的产业,从艺术市场、教育领域到出版商,产业链上拴着大量的人,还有无数的门生弟子和死忠拥趸,我这一开口得罪的人可不少。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说了这些话。不接受观点的人不必回言,我无意与任何人就此展开辩论。
  希望阅读过本文的朋友,不要再纠结,如果现在还在流行欧楷,建议您停下来,哪怕起步难一点也总比一条偏路走到黑的好,一定要临欧阳询的九成宫拓本。
  书思结语:
  今年,书法思考发布了不少评论文章比如《天下第一**:越没料越爱吹》《正道难进,滋生书法乱象》《别傻了,书法没有现代派》以及昨日此文等等,可能在有些人看来,确实有些“呛”“刺耳”,没办法,我们不是人民币,不是谁都喜欢。
  让我们欣慰的是,大量思友认可我们,还有不少思友“茅塞顿开”,发来感谢的话。非常荣幸。而至于反对的声音,我们也愿意沟通和交流,只是目前面对这些“呛人”的文章,还没有遇到足够有分量的反对声音。而一些诸如“我是共和国**”“我是中华**双绝”“谁说的?我不临帖也写很好啊…”等此类留言,恕未回复。
  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还好,只是极少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