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散之,有本事写个楷书来看看!”

这一届的基层书法圈普遍喜欢端正的大字报和印刷体,见有人练楷书几个月有点样子了评价道:“嗯不错,很漂亮”。但是见到资深草书高手随笔挥毫,却一脸嫌弃地说:“什么鬼,丑书啊!”

哪怕是名满天下的“当代草圣”林散之,哪怕他早已被专业圈高度认可,也被大家嘲讽为“皇帝的新衣”。纷纷评论说有本事写楷书看看。问题来了,难道看了楷书就懂草书了?

且罢,我们找到了林散之于1921年青年时期所作小楷《四时读书乐诗抄》,马鞍山林散之艺术馆藏。群众眼睛很雪亮,我们直接放大看:

山光照槛水绕廊,舞雩归咏春风香。

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

蹉跎莫遣韶光老,人生惟有读书好。

读书之乐乐何如,绿满窗前草不除。

主要是书法自学者、初学者和玩票们,普遍都有这个“坏习惯 ”:拿楷书当尺子,见谁都要求写楷书看看。估计是受国内某大师一句“楷法无欺”的影响,这句话意思好像是草法就有欺了。

那位拿楷书来给你洗脑、骗你骗到不许写别人的字一辈子感恩戴德只能学师父的人,最后他被媒体曝光了还在背地里偷笑——拥趸们的钱太好赚了。

新竹压檐桑四围,小斋幽敞明朱曦。

昼长吟罢蝉鸣树,夜深烬落萤入帏。

北窗高卧羲皇侣,只因素稔读书趣。

读书之乐乐无穷,瑶琴一曲来熏风。

持这种“拿楷书当尺子”的观点,可能因缺乏两条常识:

一、 草书惊天出世的时候,楷书还在胎盘里,

二、草书和楷书是 两个独立体系,笔法关联不大。

如何欣赏林散之的草书?首先看气息,通篇观赏可获得清、古、遒的气息;再看章法,虚实分布变化;再次看结字和用笔,林以隶入草,线质拙,形散神聚,以长锋羊毫挥运加上墨和水的变化,线条上具有重要创新,枯绵却有力,浓淡皆有味,细节游丝都是力能扛鼎的,这是林在书法史上的主要成就。

对于现代的我们,鉴赏难度还在于:1、现代人对书法的审视和古典范式不同,2、对于书法技法的理性思维不同;3、和一个横跨清代民国新中国三个时期的心境不同。一般,要达到能欣赏林散之的程度,学习或浸淫书法要十年以上的时间,且要准确和得法。

没有10年以上实践或鉴赏功力的人,那就先学会谦虚这门课程。

昨夜庭前叶有声,篱菊花开蟋蟀鸣。

不觉商意满林薄,萧然万籁涵虚清。

近床赖有短檠在,对此读书功更倍。

读书之乐乐陶陶,起弄明月霜天高。

作为林散之年轻时的小楷作品,功底已了然字表,无需累述,或看一个细节就够了,那就是长笔画。凡练过楷书的人都知道,楷书的长笔画是很难处理的,比如长横、悬针竖等,所以唐楷里褚遂良是顶尖高手。

林散之的线条功夫,与小楷长笔画的处理,有一定相通之处。也是高手无疑。

木落水尽千崖枯,迥然吾亦见真吾。

坐对韦编灯动壁,高歌夜半雪压庐。

地炉茶鼎烹活火,四壁图书中有我。

读书之乐何处寻,数点梅花天地心。

下图是作品完整图。林老这件作品,正文为小楷,题跋却是草书,而后来成就林散之的、令无数人顶礼膜拜的,却不是小楷,而是他的草书。

林散之小楷,纸本

草书跋:此是未子四时读书乐,

余二十四岁时教书所写的,回首陈迹,犹存人间,

而余今已衰老矣。石光电火,岂胜慨叹。七六年十二月,散之记。

钤印:林散之印(白文)。

写这件楷书时,林散之24岁。

名家字画林散之儿子林筱之书法作品手绘收藏精品名家书画书房装饰 ¥999 购买,我是门外汉,但我觉得楷书无欺是有道理的,对大多数人来说,楷书更容易识别水平高低,而草书不易,这就是前些年好多所谓的大师龙飞凤舞搞什么新体,而绝少在正体上做文章。真正的草书大家,正体不可能差到哪去。,这个字结合了唐宋诸多大家的笔意,有褚遂良的笔体,有姜夔的意趣,还有二王的影子。,凡是认可林散之书法的人,书法成就不会高到哪里去,经常听到纷纷议论说,有本事写楷书看看。难道看了楷书就懂草书了或者说楷书不错草书就好?因为知之不多或是初学书法,普遍都有这样的认知误区:拿楷书当尺子衡量草书,见谁都要求写楷书看看。岂不知草书和楷书既有联系又有截然不同的结体和运笔方法,好比朗诵与歌唱,兼能者有之,专擅其一者同样不乏其人,怎么可能只凭朗诵好坏来评价歌唱好坏呢?一对孪生兄弟或姊妹,外人看不见区别,父母一目了然。这是认识粗浅与细深的差别啊!,这字对于传统教育只是童子功,还谈不上书法,当然对于现在学书者,可能已经非常了得。就像古人稍微上过私塾,都懂得四书五经阴阳五行,可现在的国学家易经大师都不一定有那水平!顺便说一下,从书中的诗看,林老那时还不通诗法格律啦!,林散之的草书不入流,比所谓田楷何止强百倍!,坦白讲,大部人的书法审美观都还停留在工整的境界。不信的话,发个田英章的楷书,再发个颜真卿的祭侄稿,绝大部分人都会说田楷好,也就一般般,还是没有骨力,林散之的草书,确实有争议。王羲之的草书,确是无疑的美。,真正的书法大师。金陵四贤之一(林散之,胡小石,高二适,萧娴),这楷书不及格,还是第一次看见林散之的小楷,甚佳!谢谢分享![赞][玫瑰],愚以为,不同书体是表达书者不同心境的。如草书的放——纵情姿势,楷书的收——宁静致远。其实各有妙处。假如将其分开,也只是像孙过庭所言,也就是专精一体和博涉多优的分别。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分享